掃描二維碼

訂閱暢享網微信

從IT服務到商業創新,行業大咖共話未來IT之路

來源:暢享網  作者:暢享網
2020/1/6 14:32:36
以“新時代,暢享未來”為主題,吸引超過300位來自全國大型企事業單位信息化主管聚焦“數據”和“創新”,跨界探討各行業的數字化轉型及數據如何賦能業務。

本文關鍵字: IT 創新

近日,第十五屆信息化領袖峰會暨數據管理能力成熟度評估宣貫大會在上海隆重召開。本次會議由中國電子信息行業聯合會指導,上海市計算機用戶協會、暢享網、ITSS數據中心運營管理工作組聯合主辦,工業和信息化部電子第五研究所(廣州賽寶認證中心服務有限公司)、上海市國有資產信息中心、上海市高等教育學會校園網絡專業委員會、上海首席信息官聯盟、江蘇CIO聯盟、山東CIO聯盟、蘇州工業園區大數據管理中心、美數思享會、雙態IT聯盟協辦,以“新時代,暢享未來”為主題,吸引超過300位來自全國大型企事業單位信息化主管聚焦“數據”和“創新”,跨界探討各行業的數字化轉型及數據如何賦能業務。


在聯合利華北亞IT總監趙楓的主持下,江蘇無錫商業大廈集團首席信息官&金扳手科技CEO吳大為、上海浦東軟件園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何育浩、揚子江藥業集團有限公司CIO張愛軍、上海外國語大學信息中心主任趙衍、山西晉能集團清潔能源BG信息化總監楊正宇五位嘉賓圍繞“從IT服務到商業創新,未來IT之路”這一話題展開頭腦風暴,碰撞思維火花。


趙楓:首先請嘉賓先簡單介紹一下自己的背景。

何育浩:我大學畢業后留校做老師,1998年到上海浦東軟件園工作,投身浦東開發,至今已21年了。我做的工作一直也比較跨界,如今也是如此。我除了規劃、管理上海浦東軟件園園區的建設與合作,還管了兩個軟件公司,一個是軟件測試類,一個是軟件開發類。某種程度來說,上海浦東軟件園也是把信息化能力作為核心能力打造的。


圖為上海浦東軟件園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何育浩發言

吳大為:我從業27年,前10年在國企,在航空公司做了10年市場營銷。在均瑤集團做了14年的信息總監?,F在是無錫商業大廈集團信息技術委員會的主任,相當于首席信息官,目前還是金扳手科技的CEO。

張愛軍:我原先在甲方干了幾年的財務,后來到乙方的外企做SAP的實施,后來又到了甲方。在上一家企業做了7年多CIO,今年初又到了藥企做了CIO。我這么多年的職業生涯一直算是在挑戰自我,不斷跨行業?,F在到醫藥行業有一定壁壘,門檻比較高,自己也在補很多課。

趙衍:跟其他嘉賓相比,我的經歷比較簡單,第一段在上大讀書后留校工作,第二段在上海外國語大學讀書留校工作。我大學讀的是自動化,碩士讀的是企業管理,博士讀的是法學,是三個不同的專業領域。最后發現無論讀再多的學位,也離不開自己本科那條路,離不開信息化的圈子。我四年前調到信息中心做主任的職務,也算是IT界年老的新兵。

楊正宇:我經歷了外企、民企、國企三個階段,每個階段都讓我受益匪淺。畢業后我進入外企,看到了標準化下的傳統信息化如何支持業務運營;后來在科沃斯機器人有幸參與了互聯網轉型的建設,再后來在京東方科技,投身于企業智能制造的轉型建設,同時學習了AI與大數據如何對業務進行有效支撐;目前服務于山西晉能集團清潔能源板塊,正在進行傳統國企數字化轉型的新挑戰。

趙楓:對于不斷演進的IT服務來講,哪些是需要馬上做的?哪些是中長期可以解決的?

吳大為:其實做IT更多時候沒有自己太獨立的目標,會隨著社會的發展、業務的變化而改變。IT這些年從來沒變過的一不小心就變成了背鍋俠。我覺得最重要的是擺正自己的位置,務實!所有東西都落到實際上。同時,沒有落在紙面上、未明確的需求,我們也要考慮如何解決、驗收。


圖為江蘇無錫商業大廈集團首席信息官、金扳手科技CEO吳大為發言

何育浩:浦軟在建園區前是一個軟件公司,CIO既好做又不好做。但浦軟有一個好處,目前在浦軟注冊的企業1700多家,我們初步將園區企業和園區構成一個“朋友圈”,根據產業需求,和園區企業、合作伙伴一起,利用信息化手段解決彼此遇到的問題。我們努力把遇到的困難和問題變成我們的能力,這是浦軟和其他單位、開發區所不一樣的,或者說是浦軟具有的獨特優勢。

張愛軍:我覺得作為一個CIO,沒有先去做后去做的思想。企業發展到不同時間點是不一樣的。對于制造業來說行業合規性也很重要。作為一個CIO,關鍵是保證合規且安全地完成所有的工作,所以每一個CIO,在不同的行業,不同的時間點都會有不同的工作要去做,看你抓哪些東西,這是我們要重點考慮的點。

趙衍:我們這一代人見證了中國互聯網、IT行業的發展。對于IT管理部門來講,也帶來了更多挑戰。作為IT工作者,我們最后商量出來無非兩點。第一點,我們盡力做好本職工作,第二點加強溝通和交流,不僅要做工作,也要宣傳你的工作。第二點對于IT人比較難,IT人往往不擅于宣傳自我。這對于我們CIO及整個團隊是新的挑戰。

楊正宇:我認為服務只是IT的基礎工作,IT要提升江湖地位需跟業務單位要談賦能。以2B行業為例,至少要關注三個關鍵點。第一,你必須學會使用生態協同去支持當前的戰略轉型;比如在采購鏈條和營銷鏈條上建立生態平臺。第二,我們IT要學會用極致的體驗促進本身業務的轉型,提升內部效率,比如用簡單有效的操作縮短業務周轉時間;第三,學會用數據指標優化預測去推動運營的變革,比如從數據中找到新的商業模式,創造新利潤。如果我們能夠抓住這三個點,IT基本可以完成服務到賦能的初步轉型,成為業務的伙伴。

趙楓:在數據驅動變革下,越來越大的數據量將如何重構人與業務之間的關系?

何育浩:我們一直把智慧大數據連在一起講。在座的CIO,想必對數據的產生都有足夠的控制力和影響力。我覺得我們倒是真的可以關注園區這樣一個特定的區域。我們也希望合作伙伴和我們一起研究園區中產生的數據、探究數據的服務價值。浦軟本身是一個園區的建設運營者,同時園區也是大數據產生的重要載體。希望以后有機會與在座的各位一起為這個區域提供更好的服務。

楊正宇:數據挖掘最早是叫Date Miner ,中文又叫數據礦工,早期的時候很少有人會理解。而今天,如同臺上諸位所描述,在經濟周期轉型過程中,我們需要建立精準的商業決策能力,利用數據去洞察整個過程變化,利用科學的方法建立對市場的觀察能力。以前業務是依賴人的能力、資源與經驗,未來業務將是依賴數據的能力、資源與人的經驗。

趙衍:高校不是企業,但是我們也有市場,我們的市場就是人才,就是能夠招到好的學生,并且把學生培養成更加優秀的人才,輸送到市場里去。內部不講了,跟市場相關的主要是外部的信息資源。在自媒體時代、信息傳遞網絡化、信息溝通扁平化的時代,現在的高校不能再限于以前的“象牙塔”,必須時刻關注外部資源,找到有效的機制,去削減外部因素的影響。

張愛軍:數據對我來講是非常敏感的資源,我一開始是做成本分析的,現在做藥品的分析,這么多年一直跟數據打交道?,F在對數據分析的要求越來越高,我們要時刻去把握好市場的數據。怎么樣用數據的方法指導業務呢?比如說指標,最大的事情就是把每一個用戶指標盯下來量化,量化以后可視化,這是CIO重點要干的活。


圖為揚子江藥業集團有限公司CIO張愛軍發言

吳大為:剛才那個不是一個問題,是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大數據,第二個問題怎么重構。數據再大不能為業務所用那也都是垃圾,大數據不是指數據量大。說到架構和人,那都是資源,CIO一定要學會重構你的架構和人,如果我們IT部門不去適應業務的變化,總想著自己一畝三分地,就把自己做窄了。中國過去有一個習慣一抓就死,一放就亂,適應業務的架構就是合適的,否則就是無用的。

趙楓:今年的云棲大會特別提了一個詞“數智”。你們怎么看,到底該如何通過IT技術幫助企業真正的挖掘商業價值?

張愛軍:數據是我們企業的資產,用好內部數據,管好外部數據是非常重要的,把我們內部數據量化到每個部門去,外部數據從戰略層面上,一起來考慮數據對企業的賦能。

吳大為:下午主論壇上,RPA以及敦豪蔡總說的內容我很認同,先不談論數字,首先要有流程,再談智慧不智慧。不能一味追求自動化,沒有合適流程控制的自動化是沒有意義的,核心還是在業務上。

何育浩:從園區的數據來講,我認為有兩個點,一個是要打通數據,現在園區產生的數據還是很多的,需要進行打通。第二個是業務場景,業務場景要最終和業務相關。

趙衍:對于大學來講,IT部門的支持主要是教學。中國古代講因材施教,可真正受到因材施教的卻并不多。大數據和人工智能對于教學來講,可以更好地因材施教,因為老師們有經驗,機器人也有經驗,教學模型可以被復用。

楊正宇:我認為不可忽視在2C的市場上數據賦能已取得一些成績,而在2B的市場上數據賦能還剛剛開始,更多要看智能創新與產業融合。同時未來的產品想要提升自身的價值,除價格層面的競爭外,還需要有更多的無形資產來提升自身的調性。目前我服務于中國最傳統的企業,深刻體會到傳統的運營方式已成為公司適應變化的束縛,為了提升競爭力,在規模上實現敏捷性,這包括重新規劃端到端的數字進程,用數字能力改造生產線,以及用數字化營銷和個性化改善客戶體驗等。

2B的市場數據賦能需要產業鏈的數據鏈條的打通,產業鏈條上單位的參差不齊、自動化工藝鏈條連續性差、人工密集型企業低利潤對機器替人高昂代價難以承受,都是2B數據賦能巨大挑戰。要想往上突破,我目前采用的策略是工藝鏈條算法分段預測與控制,以良率、效率建立數據指標體系;產業鏈條建生態前臺,以價格成本建立數據指標體系,數據共享聚合客商共贏;與行業自動化企業建立聯合試驗室,以提升行業自動化整合能力與精度建立數據指標體系,以制造商場景數據賦能自動化設備。這三駕馬車體系的形成,將從產品品質上,產能上,供應鏈成本上,先進技術領先上和同行業企業形成差異化競爭優勢。


圖為山西晉能集團清潔能源BG信息化總監楊正宇發言

趙楓:IT已經成為數字化轉型當中不可或缺的一環了,該怎么看待IT未來的角色?

楊正宇:這個話題有點大,怕講不好。數據是靈魂,IT創新者,需要運用數據創造實際的價值,而現在很多企業抓了一堆數據,卻不知道怎么用,無法轉換價值。我認為現在的CIO轉變成CDO還是有很大的挑戰,數據價值轉換的核心能力主要體現團隊在數據的整合能力、數據生態的構建能力、風險管控能力、以及數據資產化能力、并對外賦能輸出產品化能力的建設。

未來團隊需要圍繞業務為核心,打造鐵三角,建立ITBP(業務支持中心)業務伙伴、確保業務導向,提供定制化“解決方案”;ITCOE(專家中心)領域專家,參謀、幫助BP發揮業務領導“謀劃參謀”的作用,進行合規性“管控”;ITSSC(共享服務中心)幫助BP和COS擺脫事務性工作、為管理者和員工提供優質服務,提高工作效率的三支柱體系。

趙衍:隨著師生和學校各部門需求的發展,高校IT部門單純做一個搬運工已滿足不了大家的要求。這兩年我們學校領導都在提,關于信息化的站位問題,將來要達到的目標,是要成為學校強有力的數據支持和投送能力的戰略角色。前段時間跟暢享網合作,在上外開了數據中臺研討會,明確提出我們高校IT部門要承擔的角色,通過對后臺數據資源的整合,實現對前臺業務的支撐。只有在這樣的前提下,高校的IT部門才能應學校領導、各職能部門、廣大師生所要求,實現學校改革發展賦能的目的。


圖為上海外國語大學信息中心主任趙衍發言

張愛軍:CIO主要做幾件事情,第一件事情為老板要資金,問HR要人。第二個層面,對平級的業務部門,定期討論需求,根據他們的方向和思想去服務他們。對CIO來講,對上要錢要人,對平級談業務,對下屬做好關愛、引領,這是我們CIO最主要要做的事情。其他應該是數字團隊、業務團隊做的事情,我們把握好方向就可以了。把人、財、物弄好便可!

何育浩:浦軟之所以研發建設自己的智慧園區系統,就是希望把浦軟的經驗和能力轉換為數字化的能力,最后形成核心競爭力。我們從十三五就開始提連接分享,我認為連接分享是我們和園區企業之間相互賦能的過程。從信息化角度上來講,我們希望和客戶相互賦能,為整個產業的發展做一些工作。在未來,我們計劃將園區企業構筑成一個基于園區的平臺,在自主創新、安全可控、工業方面互相賦能,共同推動產業發展!

吳大為:我覺得IT角色不復雜。尤其是對單一的組織體系,或者是集權式的IT管理方式,無非兩種角色:服務角色和管理角色。這些年我一直對我的部下有兩個要求,第一個,當你服務的時候,要像春天般的溫暖。第二,當你行使管理職責的時候,不管對方是什么樣的職位,一旦違規,要像秋風掃落葉一樣無情。服務和管理并不矛盾,關鍵是在合適的場景之下選對自己的角色、明白自己的職責并執行到位。

責編:暢享精靈
vsharing微信掃一掃實時了解行業動態
portalart微信掃一掃分享本文給好友

發表評論

         看不清,換一個

著作權聲明:暢享網文章著作權分屬暢享網、網友和合作伙伴,部分非原創文章作者信息可能有所缺失,如需補充或修改請與我們聯系,工作人員會在1個工作日內配合處理。
暢享
首頁
返回
頂部
×
    信息化規劃
    IT總包
    供應商選型
    IT監理
    開發維護外包
    評估維權
客服電話
400-698-9918
网上购买吉林11选5